五分彩基本走势图|五分彩近200期走势图
   
 
 
 
 
首頁>>監測評價>>中國經濟監測

經濟增速略有下降 通脹水平見頂回落
——2011年三季度監測報告
2011-11-10  

2011年三季度,在宏觀調控政策和國際市場原材料價格走低的影響下,加之上年翹尾因素逐步減弱,我國通貨膨脹水平終于見頂回落,價格調控取得初步成效,但宏觀經濟的總體狀況也呈下行態勢,經濟增長速度持續小幅回落。雖然經濟增長的內在動力依然較強,內需保持較快增長,汽車市場明顯回暖,但對經濟增長的不利因素也有所增加,持續調控對經濟增長的不利影響有所顯現,房地產市場走弱的風險增大,外部環境動蕩不穩對我國的不利影響將增大。四季度,通貨膨脹水平將繼續回落,2012年二、三季度將可降至適度水平,但經濟增長面臨較大的不確定性,進一步回落的風險不能排除。下一階段的宏觀調控政策已沒有進一步收縮的必要,但也不能馬上放松,調控目標要容許經濟增長速度小幅回落。

一、經濟總體運行呈下行態勢

  2011年三季度我國經濟總體運行呈現下行態勢,9月份的中國經濟運行指數為53.2,比6月份降低6個點,但景氣水平仍位于綠燈區,處于正常狀況(見1)。  

構成中國經濟運行指數的六個分指數大多在下行,9月份景氣水平最高是價格運行指數,分值為63.4,正在由黃燈區向綠燈區過渡,比6月份降低4個點;生產運行指數和國內需求指數是各分指數中最穩定的,9月份的景氣分值分別為48.4和59.5,均與二季度相當,前者位于綠燈區的中間位置,后者位于綠燈區的上限;9月份的原材料設備指數為57.2,景氣水平緩慢下降,比6月份降低5.7個點;金融運行指數持續下降,并下降很快,9月份的景氣分值為36.6,已低于綠燈區,比6月份降低16.5個點;外經指數下降很快,9月份的景氣分值54.9,由6月份的黃燈區降至綠燈區(見表1)。 

  1  2011年中國經濟運行指數變動情況

  

  1

  2

  3

  4

  5

  6

  7

  8

  9

中國經濟運行指數

  

  

  

  

  

  

  

  

  

生產運行指數

  

  

  

  

  

  

  

  

  

價格運行指數

  

  

  

  

  

  

  

  

  

國內需求指數

  

  

  

  

  

  

  

  

  

金融運行指數

  

  

  

  

  

  

  

  

  

原材料設備指數

  

  

  

  

  

  

  

  

  

外經指數

  

  

  

  

  

  

  

  

  

   

  二、經濟增長速度小幅回落

  2011年三季度,我國經濟延續增速小幅下滑走勢,但快速增長的格局未變。據初步核算,當季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9.1%,比二季度回落0.5個百分點。二、三產業增加值增長速度同時回落,同比分別增長10.4%和8.6%,分別比二季度回落0.5和0.7個百分點。二產中的工業增速基本穩定,三季度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3.8%,增速與二季度相當;建筑業也比較穩定,有資質等級建筑企業的總產值(現價)同比增長25.4%,僅比二季度低0.3個百分點。    

  經濟增長速度回落是內、外部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內部因素主要是調控政策進一步趨緊,房地產需求受到抑制,股票市場持續下跌。外部環境動蕩不穩對三季度出口的負面影響尚不明顯,但引發了國際市場原材料價格下降,而價格下降對我國相關產業的負面影響相當大。盡管當前的價格總水平仍在上漲,但上漲的品種以農產品為主,這些產品供給彈性很低,因此價格上漲對產出的拉動作用不大;而那些價格下跌的品種,供給彈性則較強,對產出的影響較大。  

  經濟回落幅度未超出可接受范圍。2011年三季度,雖然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速度已經連續回落6個季度,但回落幅度并不大,目前的增速仍在9%以上,增速并不低。從工業看,雖然三季度增加值的增長速度明顯低于前幾年水平,但14%左右的增速也并不低。考慮到外部環境對我國經濟增長不利,同時,資源和勞動力等生產要素對我國經濟增長的約束在增強,我國潛在的經濟增長速度有下降趨勢,因此經濟增長速度略低于以前年份的增長水平符合經濟變動的長期趨勢。從近期來看,我國經濟正面臨一些急需解決的突出問題,諸如房價過高、通貨膨脹水平過高、外部失衡非常嚴重、對外依存度過高、收入分配差距過大等等,解決這些問題必然會在經濟增長方面付出代價。為了保持經濟的長期穩定,主動地放緩經濟增長,側重于解決中長期問題,是更好的選擇。若片面地追求經濟快速增長,則會導致中長期問題進一步惡化,從而引發經濟的嚴重不穩。總體來看,我國目前的經濟增長速度并不低,只要能在現有水平穩定下來,甚至再略降低一點,也都是可以接受的。

  下一階段,對經濟增長有利和不利的因素都有,但不利因素更多一些,因此經濟增長速度仍有一定回落的風險。有利因素主要是汽車市場回暖,將帶動汽車及相關產業的加快增長,三季度汽車產量同比增長3.5%,雖然增速很低,但比二季度加快3.5個百分點,并且上升趨勢非常明顯。不利因素首先來自調控政策,貨幣供應量M1增長速度在三季度下降很快,并有進一步下滑的趨勢,將對經濟增長構成較強約束,房市調控的疊加效應也將顯現;其次是外部環境不利影響增大,四季度出口有快速下滑的可能。

  三、通脹水平見頂回落   

  9月份,居民消費價格同比上漲6.1%,雖然漲幅仍處在高位,但比7月份回落了0.4個百分點。帶動近兩個月消費價格漲幅走低的主要因素是食品和住房,這兩類商品在消費價格中的權重最高,9月份分別上漲13.4%和5.1%,漲幅分別比7月份回調1.4和0.8個百分點。其他各類商品價格的漲幅多數仍在小幅上升,如衣著類價格上漲3.2%,漲幅比7月上升1個百分點。在食品價格中,漲幅回調較快的是肉、蛋和鮮菜,近兩個月的回調幅度均超過5個百分點。  

  居民消費價格漲幅回落的趨勢已經確立,主要理由有:①從走勢看,環比漲幅連續2個月處于較低水平,消除季度因素后均在0.25%左右,是年內最低的,今后,雖然不能排除環比漲幅在某些月份再次反彈的可能,但不會持續走高。②從調控政策看,近幾個月的貨幣政策收縮力度很大,M1的增速已經降至適度范圍,雖然前期投放的過量貨幣還會有后續影響,但影響力度將會逐漸減弱。③受歐、美、日等經濟體經濟停滯的影響,國際市場原材料價格走勢疲弱,價格水平在二、三季度出現了較大跌幅,呈走低態勢。受此影響,我國上游產品價格也趨于降低,9月份,工業購進價格同比上漲8.7%,漲幅比5月份回落2.2個百分點,月環比連續5個月小幅下降,合計下降1.5%;工業出廠價格上漲6.5%,漲幅比6月份回落0.6個百分點,環比漲幅連續4個月下降。④價格上漲預期減弱,并且還出現了下跌預期,部分商品期貨價格呈現遠期價格低于近期價格和現貨價格的現象,長期國債價格創出了2010年四季度以來的新高,收益率則創出新低。調控政策和外部環境都會對我國價格走勢產生持續影響,因此消費價格漲幅將會逐季走低,四季度將降至低于5%的水平,2012年二季度或三季度將可以降至較低的適度水平。

  四、內需拉動力依然較強

  2011年前三季度,國內需求整體狀況較好,對經濟的拉動力較強。國內需求指數始終在綠燈區運行,景氣水平略有上升,9月份已接近綠燈區的上限,景氣分值為59.5,比6月份提高2.7個點。

  1.消費需求增長較快

  三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額同比增長17.3%,增速與二季度相當,但實際增長速度略有降低,扣除價格因素后實際增長10.6%,比二季度低0.9個百分點;限額以上企業消費品零售額同比增長23.4%,增速比二季度略低;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增長15%,增速比二季度加快3.9個百分點;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性現金支出增長22.9%,比二季度回落1.7個百分點。以上各項指標的增速有升有降,但變動幅度均不大,共同特征是增長速度均較快。消費需求的較快增長主要受收入增長較快的帶動,三季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長14.9%,比二季度加快0.8個百分點;農村居民人均現金收入增長21.1%,比二季度加快0.9個百分點。 

  下一階段的消費需求仍將會保持較好走勢,居民收入和消費需求主要取決于經濟運行狀況。目前,我國經濟增長仍比較穩定,為消費需求保持穩定提供了較好的基礎。消費需求中會出現較大波動的主要因素是汽車消費,2011年二、三季度的汽車消費狀況較差,二季度為負增長,三季度增速也很低,對二、三季度消費增長的影響為負面,但主要是由一些暫時因素造成的,汽車消費在三季度已明顯回暖,9月份銷售量同比增長超過5%,四季度將會進一步好轉,對消費需求的影響將由負面轉為正面。但人們對房地產市場的預期較差,有可能成為制約下一階段消費增長的不利因素,影響程度還有待觀察。

  

  2.投資需求延續快速增長態勢

  2011年三季度,投資需求延續快速增長態勢,不包括農戶的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23.9%,增速比二季度降低2個百分點;與投資密切相關的建筑業總產值同比增長25.8%,增速與二季度相當;存貨投資快速增加,8月末,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產成品庫存同比23.4%,增速比上半年加快1.7個百分點;三季度,水泥產量增速回落,同比增長15.1%,比二季度回落5.3個百分點,但鋼材產量增速加快,同比增長15.5%,位于2010年三季度以來的最高水平;反映投資走向的原材料設備指數趨于回落,9月份的景氣分值為57.2,比6月份回落5.7個點。綜合起來看,三季度投資增速有所回落,且這種趨勢有進一步延續的可能,主要原因在于:

  一是調控政策的影響。2011年以來,在調控政策影響下,中央項目投資的增速不斷下滑,三季度為負增長,同比下降12.4%;來自政府預算和貸款的投資資金增速很低,前三季度分別增長12.8%和7.8%。由于通貨膨脹水平居高不下,貨幣政策的操作力度在三季度明顯加大,并且還將進一步延續。隨著調控政策力度的加大,對固定資產投資的負面影響也將加大。

  二是投資增長的內在動力趨于減弱。市場內在因素驅動的投資主要是受經濟增長、價格變動以及盈利前景等因素影響。在政府投資力度減弱的情況下,2011年的投資主要是靠內在因素驅動,但這一因素的作用有下滑趨勢。原材料價格和工業品出廠價格的走勢在二、三季度已經出現逆轉,而價格下跌對投資增長的負面影響很大,同時還會嚴重地影響企業的盈利前景,進而對投資增長產生間接的負面影響。

  三是房地產的投資增長面臨考驗。2010年以來,我國一直以控制房價為目標對房地產市場進行調控,但對房地產投資的影響不大,2011年前三季度房地產投資同比增長32%,增長速度很高。三季度,商品房限購措施由一線城市擴展至部分二、三線城市,再加上貨幣政策持續收縮和前期調控措施的疊加影響,房地產市場有向下轉折的可能。隨著房地產市場轉冷,房地產投資不可能不受影響。

  四是外部環境的不利影響較大。歐、美等國家的經濟在二季度掉頭向下,債務危機和高失業率等問題找不到出路,短期內難以恢復正常增長。我國面臨的外部環境還有可能進一步惡化,對我國的負面影響將逐步顯現,出口產業的投資將會受直接影響,與出口相相關產業的投資也會受間接影響。 

  五、出口增速下滑風險上升

  受外部環境不利、本幣升值和國內通貨膨脹等因素的影響,2011年前三季度的出口增速呈走低態勢,三季度同比增長20.5%,增速分別比一、二季度回落6和1.5個百分點,其中9月已降至20%以下,同比增長17.1%。考慮到出口商品價格漲幅較高,出口實物量的增長已降至不到10%的水平。  

  下一階段,我國出口面臨的外部環境依然較差。首先是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愈演愈烈,繼希臘之后,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國的主權信用評級遭下調,至今仍無有效的解決辦法。為了應對不斷加劇的債務危機,歐盟主要國家不得不在經濟接近衰退的情況下采取緊縮政策,這只是兩害相權取其輕,其后果可想而知。美國的經濟狀況也很不理想,巨額的救援支出沒有使美國經濟從金融危機中走出來,2011年二季度經濟增速再次回落,已降至1.6%,而失業率依然很高,超過9%,財政赤字連續第三年超過萬億美元,達到1.3萬億美元,財政赤字占GDP的比例高達8.6%。歐洲債務危機根源在于歐元如同公共草場,最終的結果必然是草場遭破壞。美國的經濟問題也不是短期因素引起的,而與全球經濟格局調整有關,歐、美經濟在短期內很難好轉,進一步惡化的可能性則較大。

  面對進一步惡化的外部環境,再加上人民幣不斷升值的累積影響,我國的出口走勢不容樂觀。消除季節因素后出口規模已連續7個月沒有增長,若四季度仍延續這種狀況,那么出口增長將快速下滑。

  面對不利的外部環境,要保持我國經濟快速穩定,就必須擺脫過分依靠出口的增長模式,而走依靠內需拉動之路。歷史經驗充分說明,我國經濟依靠內需是可以保持快速增長的,即使出口增速回落幅度較大,經濟增長也不一定受影響。1996年,出口僅增長2.7%,GDP增速仍高達9.7%;而1997年,出口增速上升至21%,但GDP增速卻回落至8.8%;2009年出口大幅下降,降幅達19%,但GDP仍增長8.7%。

  2011年三季度,我國進口總額同比增長24.8%,雖然增速遠低于一季度,但比二季度略高,因此走勢要好于出口。造成兩者走勢不同的原因在于:人民幣升值和國內通貨膨脹對進口的影響是正面的,影響方向正好與出口相反。從調控的角度看,為了緩解外部失衡,也有加大進口的必要。隨著國內通貨膨脹見頂回落,再加上出口增速回落的影響,進口增速也將呈下滑走勢。

  2011年三季度,我國貿易順差 638億美元,僅比2010年同期少18億美元,順差規則依然很大,緩解外部失衡的任務仍很艱巨。改善外部失衡可主要從加大進口入手,加大進口要比限制出口對我國更有利。

  六、調控政策應保持基本穩定

  2011年三季度,貨幣政策調控力度明顯加大,貨幣供應量M1增速回落很快,9月末同比增長8.9%,比6月末降低4.2個百分點,按可比口徑計算已經降到略低于15%的水平,過快增長的風險已基本消除。9月末,貨幣供應量M2同比增長13%,增速比2010年末降低5.8個百分點,比6月末降低2個百分點,已低于2008年的最低水平。金融機構各項貸款余額增長速度持續下降,9月末同比增長15.9%,比2010年末回調4個百分點;非金融企業存款余額同比增長 10.5%,增速下降很快,比6月末降低4.4個百分點。

  隨著通貨膨脹見頂回落,再加上貨幣供應量M2和非金融企業存款余額的增速很低,因此貨幣政策是否有必要調整已成為大家共同關心的問題,市場上要求貨幣政策作出調整的呼聲很高。但我們認為,貨幣政策的調整時機尚未成熟,而應保持基本穩定,理由如下:

  一是貨幣供應量M1增長速度并不低,9月份才剛回落至正常水平,流通中的過多貨幣還需要較長時間進行消化。若現在就松動貨幣政策,那么貨幣供應量M1增速將再次上升到15%之上,而超過15%的增速是會引發通脹的,因此通貨膨脹就不可能得到根治。

  二是通貨膨脹才開始回落,而不是已經降至適度水平,9月份的通脹水平仍處在高位,要回落至正常水平還需要很長時間。在這個過程中過早地松動貨幣政策是不可取的,后果必然是造成通貨膨脹的反復。

  三是貨幣供應量M2增速較低的原因較為復雜,在相當程度上是由居民儲蓄等資金流轉過程發生改變引起的。由于銀行存款利率過低,民間融資、企業之間的相互借貸以及形式繁多的理財發展很快,這些方式都會造成M2減少,但全社會的資金總量不變。三季度,居民儲蓄存款僅增加1377億元,比上年同期少增9720億元。雖然類似的現象以前也發生過,但以前都可以找到明確的原因,而這一次既不是流向股市,也不是流向房市,并且居民收入的增長也很快,因此肯定意味著儲蓄的流轉方式發生了很大變化。

  



歡迎來到中國統計學會 中國統計科學研究網!
版權所有:中國統計學會 國家統計局統計科學研究所 不得轉載
通信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南街75號 郵政編碼:10082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五分彩基本走势图 秒速时时官方app 求时时彩后三包胆号码 lg游戏注册送20 3d复式投注大全 排九至尊大还是天牌大 任逍遥二期极限平特一肖 欢乐二八杠游戏下载 下彩网app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广东时时赚钱吗